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达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8 07:07:5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达白癜风医院,京山白癜风医院,嘉黎白癜风医院,海南根治白癜风的中医,得白癜风挺长时间了还能治好吗,北京治疗白癜风全套多少钱,宣化白癜风医院

一个50岁的大老爷们,脖子上套着一把U型锁,U型锁上又锁了一根铁链条,铁链锁在床上。失去自由的他报警求助。

谁干的呢?竟然是他老婆!他老婆为啥要把一个大男人像栓一条狗一样锁着?

  

韩先生被妻子用铁链锁起来

男子被老婆用铁链锁身

4月11日下午14点左右,嘉兴桐乡梧桐派出所接到一个报警,“我被人用铁链锁住了!”报警人姓韩,住桐乡文华小区,一幢拆迁安置房的一楼。

民警一到场,这个中年男人满身酒气,人倒是清醒了,他脖子上套着一把U型锁,U型锁上又锁了根长铁链,铁链锁在床上。

男子失去自由,强烈要求民警帮忙解锁。民警问他,“谁给你锁的?”

他这才回答,是老婆锁的,可他就是不愿意告知老婆的电话。民警存疑,用他手机翻到他老婆电话,打过去。

“他每天喝酒,这次又喝醉了,我怕他出事,才给锁起来的。”韩先生的老婆在电话里吐槽,她正在市场上卖鸡蛋,还没收摊,不肯回来解锁。

“用拴铁链这种做法限制人身自由,虽然出发点能理解,但毕竟也不安全。”处警民警沈彤飞说,他们找来了开锁匠,用工具剪开了链条锁。

可是,韩先生脖子上的U型锁让锁匠犯了难,因U型锁紧贴脖子,而且很粗,剪切工具找不好受力点,得上切割机。不过,切割机产生的火花很可能飞溅到脸上。

民警和韩先生说明利害关系,建议等他老婆回来再用钥匙打开。韩先生也害怕,放弃了切割。

哪知,等民警一回,韩先生一溜烟又跑去超市买酒喝,也不管自己脖子上的U型锁头会遭来什么异样的目光。

晚上6点多,民警不太放心,回访打算看看情况,一进屋,男子又喝多了躺在床上。

隔了20多分钟,张大姐收摊回家,可她还是不肯拿出钥匙解U型锁。韩先生一个大老爷们,突然“扑通”一下跪了,可张大姐仍不为所动。

“他平均每天要喝2斤白酒,多的话,要3斤。”张大姐气不打一处来,和民警解释说,“我每天没日没夜摆摊卖蛋挣钱,老公却整日醉生梦死,怕他喝醉出危险,才给锁起来。有次他喝醉开煤气灶做饭,火没关就去睡觉了,亏得房东看到。”

超市老板都不敢卖酒给他

4月14日中午,钱江晚报记者找到文华小区。韩先生“名气”很大,邻居们都直呼他“酒鬼”,看多了他丑态百出的醉态。

“这个人管不住自己的,昨晚我看到他又在喝了,脖子上还套着锁。”老王说,他一喝多就嘴里嘟囔,说些什么也不知道,水泥地上随便一躺就睡觉。

叶大姐在小区开超市,“别人一说‘酒鬼’来了,我就马上去门口将他推出去,我不想卖酒给他。”

有钱还不挣?叶大姐说,这酒钱真不想挣。

“他有钱时会付,没钱会直冲到放酒的柜台,拿起一瓶35°的劲酒,一仰脖子,咕咚咕咚灌下去,几秒一瓶就没了,像喝矿泉水一样。”叶大姐说,她抢都抢不下来,“不过,他倒不欠钱,等人清醒了,又来付酒钱。”

“他老婆恨死他了,和我们好几家超市都说过,不要卖酒给她老公。”叶大姐也很同情他老婆,“不容易,一人挣钱养家,还摊上这么个‘酒鬼’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沈阿姨是“酒鬼”的房东,提起这个租客,也是哭笑不得。

“他平时人挺好,还主动打招呼,一喝多就难看了。”沈阿姨说,租了两年多房子,有四次醉酒让她印象深刻。

“第一次是一个晚上,声响很大,她下去一看,夫妻在吵架,男的喝得醉醺醺的,拿起刀要砍自己手,还真划出了血口子,后来被邻居劝住;第二次是去年酷暑天,喝醉了赤膊睡在太阳底下,老婆回老家接孩子来桐乡过暑假,亏得邻居发现得早,他晒得脱水了;第三次他喝醉了嚎啕大哭,一栋楼都听到了;最近一次他喝醉了开煤气做饭,没关火,还好我老公及时发现。”沈阿姨说,一月也就350元房租,就像埋了颗“定时炸弹”,她不想租房子给他们了。

“他老婆说等房子里的鸡蛋鸭蛋卖完,就打算离开桐乡。”沈阿姨告诉钱江晚报记者。

他说:再喝酒,我就剁手

4月14日中午12点左右,钱江晚报记者找到韩先生家,这个点了,他还躺在床上睡觉,张大姐撸起袖子正在一筐筐搬鸡蛋,准备下午的生意。

他们一家是安徽人,来桐乡很多年了。租房也就十多个平方,叠放着很多鸡蛋鸭蛋,一张靠墙的床,除了烧饭做菜的厨具,没其他值钱电器。

有邻居上门买鸡蛋,她又要做生意,又要搬鸡蛋,忙得要死。韩先生倒是起床了,就站在门口,也不帮忙搭把手。

他身上仍一身酒气,脖子里还挂着U型锁,锁着的长链子,被他揣在兜里。大概怕被人瞧见不好意思,他提了提棉衣领子,想要遮住。

韩先生50岁了,头发都起了白茬,显老。他说,自己17岁开始就喝白酒了,后来越喝越多,管不住自己。

他站在自己的五菱面包车前,“我都开了十五年车了,老司机了,喝了酒肯定不开车,我知道危险的。”

“你怎么又被套上了啊?”钱江晚报记者指了指他的脖子。他有点不好意思,“昨晚又喝了两斤白酒。”

“我知道老婆也是为了我好,怕我出事。”韩先生在钱江晚报记者面前信誓旦旦,“我以后一口酒都不喝了,我要戒酒,这又不是饭,非得吃,有毅力就一定能戒成!”

在边上干活的张大姐听到,直接呛声,“这话我听了多少年了,你哪次戒了?你还说再喝就剁手,你手不还好好的嘛!”

张大姐说,“报警那晚,不给他钥匙开锁,他竟然偷偷用脚把电瓶车勾过去,取了钥匙,自己打不开,还找人帮忙开,开了又去喝酒。”

张大姐完全管不住,“不给他钱,他就赊,甚至拿家里值钱的东西去换酒喝。”

“他爱喝就喝,喝死算了!”张大姐看起来彻底失望了,把电动三轮车装满了蛋,准备出门叫卖,“等我走了,还是把他锁上!”

张大姐弯腰搬货时,记者看到,张大姐头上的白发呀,比韩先生还多。

新闻+ 什么是酒精依赖综合征

嘉兴市康慈医院副主任医师 周勇:

韩先生嗜酒如命是病,得治!十有八九是患上了酒精依赖综合征,这个病体内没酒精就不适,和吸毒、吸烟一样上瘾了。年纪大了后,体质下降,“不喝不行,一喝就醉”。

酒精依赖分生理依赖和心理依赖。生理依赖指对饮酒的时间、方式和自控力下降,不喝不行,当他停止饮酒24小时-48小时,就会出现戒断症状,身体会不适,比如紧张、焦虑、恶心、呕吐、出汗、手抖等,严重时会出现震颤谵妄,如心跳加速、大量出汗、肢体震颤、意识不清,甚至出现视幻觉、听幻觉,大多还是恐怖的幻觉,比如被虫蛇猛兽围攻、被人追杀等精神病性的症状,所以他要不停地饮酒,来维持体内酒精的浓度。

长期过量饮酒对身体伤害很大,会导致肝细胞损害、肝硬化,之后发展为肝腹水、肝癌等,会产生消化系统、神经系统的相关疾病。

最近几年,康慈医院平均每个月都要收治酒精依赖患者五到十人。这类人有个标志性行为:晨饮,早上起床先喝酒,再刷牙洗脸。

患者住院治疗后,用安定类药物,配以护肝、护胃药来替代酒精进行治疗,一般七到十天,可以戒掉对酒精的生理依赖;后期为预防复饮,吃一种“戒酒硫”的药物;再经过四到八周的心理治疗,一般还是可以让患者摆脱对酒精的心理依赖。

戒酒过程中,患者意志力很重要,家人起的作用也很大,要及时将这类患者送医院治疗,还要做到定期复诊;在一些有酒的场合,要关照亲友不能让患者再碰酒;另外,让患者有事情做,培养点健康的兴趣爱好,转移注意力。

有的患者担心到医院戒酒,要花很多钱,其实酒精依赖综合征是毛病,和看其他疾病一样,也是纳入医保范围的。

这样的老婆是真爱啊!

韩先生你早点戒酒吧!

来源: 钱江晚报

编辑: 颜颜

声明: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

华商晨报征集新闻线索

如果您遇到突发事、感人事、新奇事、烦恼事,都可以拨打华商晨报新闻热线——96128,或关注华商晨报官方微信——hscb02496128。

线索一经采用,有奖励哟!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克拉玛依白癜风医院